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嵌入式手持农业信息技术产品

  数字农业——1997年由美国科学院、工程院两院士正式提出。数字农业是用现代信息技术对农业对象、生产环境和成产全过程进行可视化表达、数字化设计、信息化管理的现代农业。数字农业使信息技术与农业各个环节实现有效融合,对改造传统农业、转变农业生产方式、提升农作物品质、增加农民收入都具有重要意义。
  近年来,我国数字农业技术得到快速发展,突破了一批数字农业关键技术,开发一批实用的数字农业技术产品,建立了网络化数字农业技术平台,在农业数字信息标准体系、农业信息采集技术、大比例尺的农业空间信息资源数据库、农作物生长模型、动植物数字化虚拟设计技术、农业问题远程诊断、农业专家系统与决策支持系统、农业远程教育多媒体信息系统、嵌入式手持农业信息技术产品、温室环境智能控制系统、数字化农业宏观监测系统、农业生物信息学方面的研究应用上,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成果、通过不同类型地区应用示范,初步形成了我国数字农业技术框架和数字农业技术体系、应用体系和运行管理体系,促进了我国农业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进程。 近年来,银川机场航线网络逐渐完善,中转服务愈发便捷,在银川中转的旅客不断增加。针对中转旅客,银川机场早年就在西北率先推出17项中转服务产品,吸引旅客在银川中转,打造银川中转品牌。本文就银川机场的中转通道建设,对银川机场的国内中转可行性进行分析。
  2018年夏航季,东北方向至西藏仅有哈尔滨-兰州-拉萨、沈阳-西宁-拉萨2条经停航线,每日各1班,且这两条航线均为2018年3月新开航线,并无直飞航线。通过笔者估测,2017年东北方向(大连、长春、哈尔滨、沈阳)往返西藏拉萨的市场规模达4万人次,而2018年4-7月四个月已超2.2万人次,同比增长39.6%,由于在飞航线少,其中转比例高达65%。
  通过观察东北至西藏的中转数据发现,旅客主要选择西安作为东北-西藏的中转地。而2018年4-7月在西安中转比例已由43%(2017年)上升至64%。笔者就2018年夏航季计划,针对哈尔滨、沈阳、大连、长春至拉萨经由西安中转,且中转时间小于5小时的航班进行组合发现,哈尔滨经西安中转至拉萨去程可衔接航班较少且中转时间长,长春经西安中转至拉萨还未有适合衔接的航班,还存在一定的发展空间。若以银川作为中转通道,东北至西藏经由银川的绕航率均不超过2%,长春-银川-拉萨、哈尔滨-银川-拉萨几乎没有绕航率,其中在飞航线哈尔滨-兰州-拉萨由哈尔滨往返兰州的实际航路经过银川附近,经银川进藏绕航率更低,在飞航线沈阳-西宁-拉萨由沈阳往返西宁的实际航路经过银川附近,经银川进藏绕航率较低。航空公司在开通西藏方向的航线时,可将银川机场纳入考虑范围。2018年夏航季,华北方向至西藏仅有北京-拉萨1条直飞航线,每日2班,天津-甘南-拉萨(每周4班)、天津-重庆-昌都(每日1班)、北京-成都-拉萨(每日1班)、石家庄-兰州-拉萨(每周4班)4条经停航线。通过笔者估测,2017年华北方向(天津、石家庄、北京、呼和浩特、青岛、济南、太原)往返西藏拉萨的市场规模达27.8万人次,其中北京主要以直飞为主,华北主要城市至拉萨的中转比例为33.8%。而华北除北京外的主要城市至拉萨估测市场规模达7万人次,中转比例高达91.25%,其中济南、天津中转规模相对较高。2018年4-7月,天津开通至拉萨的航线,除北京外的主要城市至拉萨的中转比例下降至82.3%,还是处于较高水平。
  通过观察华北至西藏的中转数据发现,旅客主要选择西安作为华北-西藏的中转地。而2018年4-7月在西安中转比例已由50.7%(2017年)上升至65.6%。若以银川作为中转通道,华北至西藏经由银川的绕航率较低,呼和浩特至拉萨在银川中转几乎没有绕航率,且太原、呼和浩特至拉萨由兰州、西宁中转的实际航路均经过银川附近。其中在飞航线北京-拉萨、天津-甘南-拉萨、石家庄-兰州-拉萨的实际航路经过银川附近,经银川进藏绕航率更低。
  2018年夏航季,东北方向至新疆仅有沈阳-乌鲁木齐1条直飞航线,该航线为7月新开航线,10条经停航线。通过笔者估测,2017年东北方向(大连、长春、哈尔滨、沈阳)往返新疆(乌鲁木齐、喀什)的市场规模达25.5万人次,2018年4-7月四个月为9.8万人次,同比增长22.9%,2017年中转占比达49%,2018年4-7月中转占比有所下降,占39%,还是存在一定的中转规模。
  通过观察东北至乌鲁木齐的中转数据发现,旅客主要选择西安、北京、呼和浩特作为东北-乌鲁木齐的中转地,而2018年4-7月通过银川中转的占比由2017年的1.4%上升为8.7%。若以银川作为中转通道,在飞航线大连-西安-乌鲁木齐、大连-郑州-乌鲁木齐、长春-西宁-乌鲁木齐、哈尔滨-济南-乌鲁木齐、沈阳-兰州-乌鲁木齐、沈阳-济南-乌鲁木齐的绕航率均高于经银川中转,而大连-石家庄-乌鲁木齐(在飞航线)的实际航路经过银川附近,经银川进疆绕航率较低。
  东北至喀什没有在飞航线,2017年旅客主要选择乌鲁木齐作为东北-喀什的中转地,2018年4-7月从西安中转的旅客大幅上升,与乌鲁木齐相近。从绕航情况观察,东北方向至喀什在西安中转的绕航率明显高于在银川中转。航空公司在开通喀什航线时,也可考虑银川机场。
  2018年夏航季,华北方向至新疆航线较多,本文主要观察新疆主要城市乌鲁木齐的情况,其中北京至乌鲁木齐的频次极高,达每日18班;其次为太原,均为直飞航线,每日最少4班,其他华北航点每日均低于4班。通过笔者估测,2017年华北方向(北京、呼和浩特、济南、青岛、石家庄、太原、天津)往返新疆(乌鲁木齐、喀什)的市场规模达228.7万人次,除北京外的市场规模为120.7万人次。由于在飞航线较多,中转比例仅占6.2%,但总基数较大,中转规模估测有7.5万人次。
  旅客主要选择西安、兰州作为华北-乌鲁木齐的中转地,银川也存在较多的中转客源。相比兰州、西安,华北-乌鲁木齐经停银川的绕航率更低。目前华北-喀什仅有北京-乌鲁木齐-喀什(每日1班),济南-乌鲁木齐-喀什(周16),且绕航率较高。与东北至喀什相同的是,旅客主要选择乌鲁木齐作为华北-喀什的中转地。但相比乌鲁木齐,华北至喀什经银川中转的绕航率会更低。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2018-09-16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
0